您的位置:首页 arrow 教育新闻 arrow 东姑安藩都拉中学 中六中文班停办

东姑安藩都拉中学 中六中文班停办 打印
2011-08-22

新闻来源:中国报新闻网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244337

森州唯一开设中六中文班的芙蓉东姑安藩都拉学,已停办第一年的中文班。

 (芙蓉19日訊)森州唯一開設中六中文班的東姑安藩都拉中學,已停辦中六第一年的中文班!

 根據該校中六第一年中文班的學生透露,校方是于本周一通過教師通知,不允許中六第一年學生上中文班及報考中文。

 有關學生指出,學校是基于中文班的成績,在半年前的學校考試中拉低了中六班的整體成績,因此作出取消中文班的決定。

 他說,該校中六第一年學生的中文班是在上個月開班,詎料如今卻被校方完全取消,至于中六第二年的學生,由于已經報考,所以不受影響。

 他說,校方聲稱,如果學生堅持要報考中文,可以申請轉校。

 他說,該校中六第一年中文班共有13名學生,其中該校學生佔6人,其他學生是來自斯里暗邦岸中學5人、喬治五世中學2人。

致函教育局要求重開班

有關學生說,受影響學生正在爭取繼續開辦中文班,今日也已會見校長,雖然校長還是堅持不開辦,但他們會繼續爭取。

“我們已寫好一封信,今日會寄給教育局,要求讓學校繼續開設中文班。”

據了解,斯里暗邦岸中學及芙蓉喬治五世中學中六班的學生,是基于本身學校沒開設中文班,所以才另外報讀端姑安潘都拉中學的中六中文班。

此中文班一星期上課一天,通常都是下午才上課。

本報今日撥電聯絡該校時,由于校長不在及校方表示不方便提供校長手機號碼,所以暫時仍無法取得回應。

由于學校停辦中文班,一些學生通過面子書揭露此事,希望各界了解中六中文班的窘境和末路。

學生在面子書上的筆記

1. 或是最後一屆了

2010年2月,我們呈上要上母語班的學生名單給中六主任,苦等了好幾個月,完全無訊息,眼看印裔同學的淡米爾文班都開始了,為什么中文班總是姍姍來遲?

老師對我們說,我們這一屆很可能就是母語班的最后一屆了…這聽起來,的確很沉重,同時覺得太荒唐了。于是我們厚著臉皮追問中六主任,她敷衍了事地草草帶過,那時離大馬高級教育文憑試不到5個月,我們急死了。

6月,此問題在我們參加一個華文學會全國領袖研討營裡被提出,那個時候,聯邦督學、教育部長都知道了,聽說消息被發送給本州督學后,責任落在本校中六主任與校長身上。

事發不久,上層竟然靜悄悄地…我們終于開成了母語班。

2011年初,比我小一屆的學弟妹中文班也面對一些問題:

第一,政府很窮,沒撥資金于是沒有老師教。

第二,沒有多少人願意報考,就算真有一隻小貓挖出心臟大聲說:“我要報考華文!我熱愛華文!”,都沒有用。

第三,環境存有大大誤導性質,這是因為身為華人,口操華語的老師們、朋友們,都問了一個問題:“某某某,你考華文來做么?”坦白(+愧疚)說,我也不懂讀華文“做么”。

我為成績而讀書,這是我歉疚,但揮之不去的壞習慣。

那時候又聽說,也許這真的是最后一屆,以后不會再有了。然而,慶幸這一屆母語班經過老師與同學一番爭取,到最后也總算開辦了。(現在看起來像吃飯醬容易,當時真的為他們捏了一般冷汗)

2. 報考華文不簡單

我在中六的一年半時間,政府多窮,也資助了我那一屆的母語班,我們雖然上的是課外母語班,但總好過現在這樣,即將完全被剷除。

原來在這年代報考華文一點兒都不簡單,怎么樣的不簡單?以下略述:

1)就拿前面所說的“考華文死定”,我們硬要報考,所以受白眼,搞得自己像求著別人讓我們去死一樣。

2)別人的“你考華文來做么?” ,要是關心的姑且被接納,但當那些嘴巴漏風的問完了以后,我們一身都是他們的口水。

3)為什么中文班姍姍來遲?到底背后有什么不為人知的人為因素?沒有人給我們交待,只是過后班都開成了,我們就不追究了。

4)為什么部長說校長沒權力阻止學生報考,可是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又是像“回歸中國”一事那樣草草了事了嗎?那我們這一等人是否會被叫著:“你去中國考你的母語!去去去,你死要考,考死你!” 這樣呢?

我終于明白了,考華文之所以死定,是指你肯定死在別人的言語打擊之下。

3. 轉校為了考華文

現在,有一班單純少年真心想考華文,有的甚至從原來學校轉校到在森州唯一一間有開辦中六中文班的學校來上課,你突然間又說不讓他們上課,也不讓別人報考,這樣被遺棄式地求學問,加上惡劣抨擊的種種環境,沒有慰問,只有譏諷;沒有支持,只有唾棄。

我那年的反對派打著響噹噹的口號,乃:“考華文,你死定!”,現在不同了,現在的反對派把話說得更白,變成:“我不開辦華文班,你執著什么?放棄吧!”......讀著這一篇筆記的您,覺得是應該放棄報考,還是堅持?

希望讀懂中文的您們,轉貼此帖,以對開辦母語班、報考華文科表示支持。結果如何,沒人知曉,但目前至少給一班存心報考華文,卻突然被阻止報考的一班學生鼓勵鼓勵。謝謝。

陸兆福吁學生勇敢爭取

行動黨森州主席陸兆福指出,因芙蓉端姑安潘都拉中學取消中六班而受影響的學生,必須勇敢的站出來反映及爭取,不要害怕會有反彈。

他說,芙蓉端姑安潘都拉中學是州內唯一一間設有中六中文班的學校,許多中五學生,特別是振中學生在畢業后,都被分配到該校就讀及選修中文科。

他指出,既然教育部已承認華文是其中一項中六的科目,任何一間學校或校長都不能因為華文科難考及影響學校整體表現,取消中文班。

他披露,學校有責任確保只要有足夠的學生報讀,就要開班,因此他促請教育部指示校方收回此決定。

他建議受影響的學生及家長主動發動聯署簽名,然后致函予教育部長,反映他們的心聲及意願。

李志強吁學生家長
速聯絡馬華尋對策

馬華森州教育局主任李志強吁請端姑安藩都拉中學中六第一年的中文班學生及家長,盡速與森馬華聯絡,以便收集受影響學生資料后,向森州教育局交涉,爭取該校恢復開辦中文班。

他說,該校校長一直向中六中文班的學生洗腦,要學生不要報考中文,他不滿該校長的行為與態度。

他說,他是在周三接到其中一名學生家長投訴后,向教育局作出查詢,結果督學承認確有此事,而他也曾與校長交涉,但對方的態度惡劣。

他說,選擇科系是學生的權力,校方的責任是為學生提供設施,包括物色師資,所以校方沒必要勸學生不報考中文。

他說,森馬華不滿校長不鼓勵學生報考自己喜歡的科系,而且指中文班成績拉低中六班整體成績的說法,也是不成立的。

聽聽他們的心聲…

中六學生在面子書的內容摘要:

記得中五畢業那段時間,我選擇踏上中文系這條路,搜羅資料后,才發現全森只有一間中學有開辦中六中文班,于是和家人一起到位于芙蓉的學校探個究竟。

經過詢問后,中六的主任告訴我,還不確定能不能開始華文課,因為今年政府不再撥款予華文科,師資也同樣面對短缺問題。

接下來就要處理轉校了,父親和我不斷兩地來回奔走,到教育局詢問,到學校見校長和中六主任,還要面對某些老師的冷嘲熱諷,但慶幸的是,華文老師不斷給予鼓勵,不管多么艱辛都勸自己要堅持下去。

輾轉一個月,終于轉到了所要的學校,事情也如先前承諾般順利,中文班開成了,但人數由開始的25人跌到15人左右,間中不斷有人流失、加入,一直處于未定狀態。

中六中文班是在課后午間時段,上了一天的課,誰還有動力堅持下去呢?惟獨是我們硬著頭皮要報考華文的學生。

大約過了一個月,某天課堂上的最后半小時,老師關上課本對我們說:今天是我們最后一堂華文課了。

為什么?在某次學術會議上,某老師把中六學生的華文成績搬出來當笑柄,你看,華文科拉低我們整體成績!校長一忿之下逼迫中文班關閉,成為刀下魚肉的當然是我們初六的中文班。高六的基于已報考華文,只能繼續上課。

即便華文老師極力勸阻,校長仍不聽,以“報考華文會拉底整體成績,學校的排名會大跌”的理由,拒我們于千里之外。不能開辦,甚至不能報考。再堅持下去的,叫你的學生全部轉校!

督學說無能為力…

這幾天我們不斷行動、爭取,想盡辦法讓中文班延續,通知了督學,他們說無能為力,只能把事情帶到教育部去。

我們寫信、聯絡高官、把我們的心聲放在網絡上、集合全校華人子弟的力量,讓他們知道中六中文班的窘境和末路。

我們沒有任何企圖和不良居心,只想讓民聲被聽見,只想讓民眾聽見這群要報讀華文的學子們的無奈和悲哀。

我仍十分感謝過程中不斷給予幫助和扶持的人和老師,特別是華文老師和中六的各老師,以及所有大學先修班的朋友,你們每一個問候與關心都是我們的動力。

高六的華文班學長姐們無須氣餒,你們考取最好的成績便是我們的希望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站内搜索
 
2008-2019 © UCSTAM -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 · 版权所有
Lot 5, Seksyen 10, Jalan Bukit, 43000 Kajang, Selangor. 地图 谷歌地图
电邮: 此邮件地址受阻挡spam的自动程序保护,需要激活Javascript功能才能查阅。 电话 : 603-87362633 传真 : 603-8736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