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arrow 教总会务 arrow 教总主席王超群在2012年(第61届)会员代表大会的演词

教总主席王超群在2012年(第61届)会员代表大会的演词 打印
2012-05-30

教总由全国各地44个教师会组成,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大家见面的机会不多,因此教总会员代表大会其实就像是一年一度的家庭聚会,各属会的代表们齐聚一堂,在共商华教大事的同时,也互相交流,加强联系。特别是过去一年来,许多教师会的理事会成员都出现了更动,大家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互相认识,并结交更多新朋友。

支持教总,强化华教发展

教总2012年(第61届)会员代表大会教总是在50年代华教面临存亡的紧急关头而成立的。当时教总成立的目的非常清楚,就是要团结全国华校教师的力量来捍卫华文教育的继续存在。教总是我国第一个全国性的华教组织,自1951年成立以来,就肩负着捍卫华教的使命,领导华社反抗种种不利华教的法令和措施,并奠定了华校到今天继续存在的基础。也正因为如此,教总前主席林连玉先生说:“马来西亚到今日还有华校继续存在,不要忘记华校教总的功劳”。虽然在争取华教权益的过程中,教总的领导人遭遇了许多阻难和压迫,而且必须有所牺牲,但是我们没有退缩、没有放弃,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坚守岗位,延续前人的精神,继续为捍卫华教的发展而努力。

教总是个非营利的组织,经济能力有限,因此教总在去年特配合60周年会庆展开筹款运动,希望能够筹获200万令吉,以便各项工作能够顺利展开,同时也确保教总能够永续经营。由于还没有达到上述的筹款目标,还差大约50万令吉,因此教总决定在今年继续展开筹募教总基金运动。教总在去年通过全国华小协助印发《敬告家长书》予所有学生家长,鼓励家长们捐献教总。由于还有超过半数的学校没有进行此项筹款活动,因此教总今年再次发函给这些学校,希望各校给予大力支持,协助教总把《敬告家长书》印发给学生家长。其实捐款的多少还是次要,最重要的是把《敬告家长书》发出去,让家长有机会认识教总,并捐献教总,一起为华教的发展献出力量。

为了确保此次的筹款活动能够有效进行,教总领导层已前往多个州属和教师会进行交流,包括了砂拉越、雪兰莪、霹雳、马六甲和柔佛。此外,我们也已经把《敬告家长书》寄至其他州属的华小,包括了沙巴、森美兰、吉打和玻璃市,希望各教师会继续跟进,并动员属下各校积极参与,给予教总大力支持。

解决华小师资问题圆桌会议

教总主席王超群今年新学年开始,华小师资问题就闹得沸沸扬扬。从开始的临教合约和临教聘请问题,到不具华文资格老师被派到华小,到325华小师资严重短缺抗议大会,到解决华小师资问题圆桌会议的召开,可说是风波不断,这恰恰反映了华教发展路上的颠簸不平,因此大家必须继续努力,积极开拓华教的康庄大道。

由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领导的解决华小师资问题圆桌会议于2012年3月8日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后,至今已进行了6次会议。教总出席了每一次的会议,以跟进各项方案的执行情况,并提出种种师资问题,以寻求解决方案。

教总在圆桌会议上提出了许多华小所面对的师资问题,包括了不具华文资格的课业辅导老师被派到华小执教;不具华文资格的社会研究组毕业学员被派到华小执教;师范华小组毕业学员被派到国小执教;华小老师申请转校时被蓄意派到国小执教;聘请临教问题及临教福利问题等等,并要求教育部马上采取行动解决。

此外,教总也针对华小师资问题的解决提出了多项建议,包括了要求教育部安排特别课程,让在华小执教马来文或英文科至少5年经验的华文老师增加专修马来文或英文的资格,以便能够成为合格的马来文或英文老师;要求教育部重新检讨现有的华小师资培训方式,并规定华小组的各项课程组别,包括华小英文组和华小国文组,都必须把SPM华文优等列为申请条件,以符合华小的实际需求;要求教育部为符合资格的临教安排特别培训课程,以受训成为合格教师;要求增加师范学院华文组讲师人数,以确保具有足够的华文讲师来培训华小师资;要求教育部提供目前正在受训的华小组学员人数,以及未来几年华小对师资需求的人数等等,以详细了解华小的师资状况,并作出完善的规划,以全面解决华小师资问题。

感到欣慰的是,教总所提出的上述问题和建议都获得教育部的正视,并积极处理,包括提供了有关的数据。事实上,这当中的一些问题和建议在过去已经提出多次,但一直没有获得当局的认真看待。无论如何,这次能够获得圆桌会议的积极处理,教总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并期待圆桌会议能够真正发挥作用,以协助华小师资问题的有效解决。

圆桌会议逐项讨论325抗议大会议决

此外,圆桌会议也针对325抗议大会所通过的四项议决加以讨论。除了第4项有关吁请政府检讨教育法令,实施多元化教育政策的议决案因为不在圆桌会议的讨论权限内,而无法讨论,其他三项直接关系到华小师资问题的议决案,都在圆桌会议上逐项讨论。

针对第1项有关吁请教育部马上调走今年新学年开学时被派到华小执教的不具华文资格教师,包括马来文和英文教师的议决案,圆桌会议明确表示,所有被派去华小执教非语文科的老师都必须具备SPM华文资格,否则将全部被调走,例如不具华文资格的课业辅导老师及社会研究科老师都已经被调走。至于马来文和英文老师如果不是专修马来文组或英文组,也必须被调走。不过,由于这些被派到华小的马来文和英文老师都是专修马来文和英文,而且是负责教导第二阶段的马来文和英文,符合内阁的决定,因此就没有被调走。

教总2012年(第61届)会员代表大会至于第2项有关吁请教育部为那些不是主修马来文或英文,但却已经在华小教导马来文或英文至少三年,而且具有华文资格的教师,举办教师在职特别培训课程,以让他们同时也具有教导马来文或英文科专业资格的议决案,圆桌会议已经对此达致共识,即不是主修马来文或英文的老师,只要他们具有执教马来文或英文10年经验,经过认证后,将直接被纳入成为合格的马来文和英文老师;而5至10年经验的上述老师则将根据资历,被安排参加相关的课程,以成为合格的马来文或英文老师。

而第3项有关吁请教育部恢复以华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华小师资培训制度,必须把具备大马教育文凭(SPM)华文优等的资格列为申请条件的议决案,教育部在今年的师范课程招生中,就已经规定所有华小组课程,包括华小马来文和英文组的申请者都必须具备SPM华文优等的成绩。

在圆桌会议上,大家都可以针对华小师资问题提出任何看法和意见,畅所欲言。此外,负责相关部门的高官都被指示出席会议,以解答相关的提问,并汇报各项工作的进展。这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些官员才是真真在执行的人,其实很多问题就出在他们身上。因此,通过圆桌会议,大家面对面讨论,提出种种问题,甚至当面对质,这对解决问题是有帮助的,至少可以让官员认清华小和国小的不同,并进一步了解华社的看法,以做出相应的改变。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委员会,我们可以对各项方案的执行起着监督的作用,以杜绝官员偏差和阳奉阴违的事件一再发生,这对解决华小师资问题将起着一定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一些官员从开始时对我们所提出的意见有许多抗拒,而到了后来在态度上有了明显的改变,不但愿意接受大家的意见,甚至还作出一些不错的建议,这都是一些正面的成果。

根据华小需求制定完善的师资培训计划

虽然如此,还有许多师资问题,特别是人为偏差的问题,例如师训华小组一些申请者,成绩非常优秀,但却在没有任何理由下而不被录取;此外,也经常发生师训组在录取学员时,擅自把华小组申请者换到国小组;而师训毕业后,又有一些华小组毕业学员被调到国小执教;甚至是一些在职的华小老师申请转校时,也同样被故意调到国小执教等等的问题,都是教育部必须关注,并马上加以解决的,以免对华小师资问题带来负面影响。此外,临教受训的问题、临教薪金被拖延等经常性发生的问题,也是教育部必须加以关注和处理的。

这当中,最关键的是教育部必须根据华小的实际需求,制定完善的华小师资培训计划,并拟定时间表,以确保在最快的时间内解决师资不足的问题。此外,圆桌会议也必须加强监督,以确保各项解决方案的有效落实,同时也必须继续关注和探讨各项华小师资问题,并拟定长期方案,一劳永逸解决华小数十年来所面对的种种师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也发现由于华校督学没有被授予实权,导致许多师资问题都无法及时处理。因此,教总吁请教育部提升各州华校督学的级别,并授权华校督学全权处理华小师资的调派和填补事宜,以便能够更快速和有效解决华小师资问题。

废除单元化国家教育政策,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

除了师资问题,华小还长期面对其他种种问题的冲击,例如拨款不足、水电费问题、建校迁校问题等等。这些问题真的是这么难解决吗?用了数十年的时间都无法解决?其实,大家都很清楚,这不是不能,而是不为。真正的关键是单元化教育思维主导了当前国家教育政策的方向,特别是1956年《拉萨报告书》提出落实以马来文作为所有学校主要媒介语的“教育最终目标”,已经成为政府制定教育制度、法令、政策和行政措施的中心思想和指导原则,并落实独尊国小的单元化政策,导致华小和淡小一再被边缘化。

政府目前正在进行国家教育政策检讨的工作,而且也成立了“国家教育方向检讨委员会”,并展开了国家教育对话会,以收集各方的意见。教总日前受邀出席了其中一场教师团体的对话会,并在会上表达了要求政府废除现有的单元化国家教育政策,并以多元化的国家教育政策来取代,以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的立场。但是,一些友族教师团体依然是抱持单元种族的狭隘思维,建议政府推行单一源流学校的教育制度,完全无视我国作为多元种族和多元语文国家的实际情况。这是我们深感遗憾的。

除了在政策上作出争取,华教团体也必须密切关注教育部所进行的各项工作,以免和国家的教育发展脱节。事实上,教育部一直很努力的在规划国家教育的发展,并参考了许多国外的例子,以提升国家的教育素质。例如,教育部最近就发布了“2011-2020年教育部中期策略蓝图”,以作为今后几年国家教育发展方向的主要依据。这份策略蓝图提到了政府在教育上所要落实的重点项目,以及所要进行的教育改革计划。整体而言,策略蓝图中所涵盖的内容都是有助于提升教育的发展,问题是政府还是像过往一样,这份策略蓝图完全忽略了我国多源流学校并存的事实,完全是以国民学校为出发点,没有考虑非马来族群对母语教育的需求,继续其单元化的教育思维。

教育部所提出的这些教育蓝图或其他的教育报告书,都是华教团体必须关注和加以研究的,以了解国家教育的发展和演变,并作出应对和争取,以确保各源流学校都获得平等待遇,并得以全面发展。

罔顾民意 增加华小国文节数

BI - BM教育部为了推行“强化国文.巩固英文”(MBMMBI)的措施,从2011年开始在一年级逐年落实的“小学课程标准”(KSSR),就增加了华小第一阶段的国文节数,从原有的每星期270分钟(9节)增加到300分钟(10节),而英文节数则从原有的每星期60分钟(2节)增加到150分钟(5节)。

此外,华小第二阶段的英文节数也将从2014年开始,从原有的每周120分钟(4节)增加到150分钟(5节)。事实上,基于华小原有的英文节数不足,因此,华教团体都认同教育部增加华小英文节数的措施。无论如何,由于华小的国文节数已经足够,因此大家都不赞成教育部增加华小的国文节数,反而是认为教育部必须对华小国文师资的培训、课程等事项进行检讨,并作出改善,以真正提升华小学生的国文水平。

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教育部罔顾民意,坚持增加华小第一阶段的国文节数。教育部原本建议华小第一阶段的马来文科从原有的270分钟增加到360分钟,但在教总、董总、校长职工会及其他华团的反对下,最后还是强硬增加了30分钟。不过更严重的是,根据资料显示,华小第二阶段的国文节数从2014年开始,将从原有的每周180分钟(6节)增加到每周270分钟(9节),增加了90分钟。我们对教育部在没有与华教团体商讨的情况下,就暗地里增加华小第二阶段的国文节数感到非常不满。

我们不同意教育部增加华小的国文节数,并会对此向教育部提出建议,而且也再次吁请教育部对症下药,从国文科的教材、教学法和师资等问题进行检讨和纠正,以符合华小学生的学习能力和需求,进而真正提高华小学生的马来文掌握能力。

今天是一个强调多元开放,民主自由的大时代,但政府却走不出单元教育思维的框框,没有公平对待非马来文教育的发展,这是华社深感失望和不满的。有鉴于此,教总认为,国家教育政策的检讨除了必须对教育专业范畴进行全面的探讨,以便我国的教育能够与时俱进,并符合全球教育改革的大趋势,更是必须废除自独立以来即推行的单元化教育政策,并改以多元化教育政策取代,以符合我国作为多元种族和多种语文国家的实际需求。这是教总对政府的强烈要求。

复办关丹华文独中

教总主席王超群5月20日,大约5000人出席了在彭亨州关丹举行的“争取复办关丹独中和平大集会”,明确向政府表达华社要在关丹复办华文独中的意愿。但是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却表示,由于受限于教育法令和过去的决定,因此他虽身为教育部长,也无法在关丹独中课题上做任何决定。

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第16条,国家教育体系内有三种教育机构,即政府教育机构、政府资助教育机构以及私立教育机构。而《1996年教育法令》第七章有关私立教育机构的条款也说明可以设立私立教育机构,只要其教育课程符合国家课程纲要即可。事实上,新山宽柔中学获准在古来设立分校,也证明了教育法令没有阻止独中的设立。因此,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有关无法批准复办关丹华文独中的言论是不符合事实的。

事实上,今年刚刚发布的《2011-2020年教育部中期策略蓝图》中,也阐明政府鼓励私人领域积极参与国家教育的发展,并认为私人领域在促进国家教育发展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政府鼓励设立更多的私立教育机构,包括幼儿园、小学、中学和技术课程,以协助政府为学生提供有素质的教育。

各位,独中作为民办的华文中学,其实就像是私人领域所开办的中学,而且数十年来,为国家培育了许多人才,对国家的发展作出了许多贡献,更是多次获得国家领导人的公开赞扬和肯定。因此,不管是从教育法令,还是教育功能的角度来看,都很清楚的说明了,华文独中的开办完全符合国家发展的需求。因此,对于政府持双重标准,一方面鼓励私立学校的设立,但另一方面却不批准华文独中的设立,教总表示强烈的抗议,并吁请政府俯顺民意,批准复办关丹华文独中。

落实多元开放、自由民主、全民平等、公平廉政、社会安定的政府

人民的政治意识已经提高,大家都敢于对不利人民的政策向政府表达不满,并要求政府作出改变。例如在征用吉隆坡苏丹街土地兴建捷运的事件上,基于苏丹街是文化遗产的考量,是国家和人民珍贵的资产,因此遭到人民的大力反对。同样的,对于关丹设立稀土厂的计划,也因为基于环境保护和人民健康的考量,再加上政府在这个课题上无法让民众信服,结果遭到人民的大力反对。

教总2012年(第61届)会员代表大会首相一再强调要以“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理念来治理国家,因此,首相必须坐言起行,聆听人民的心声,并以人民的利益为优先,禁止一切对国家和人民不利的发展计划,以让人民感受到首相和政府的诚意与决心。

随着大选越来越靠近,我国也越来越处在一个相对混乱的时局,甚至是社会秩序也开始出现失控的情况。今天,我们看到了许多肮脏的政治手段,粗俗的政治文化;我们也看到了不同政治阵营的互相诋毁,各走极端的不理智行径;我们也看到了执法单位双重标准及暴力蛮横的一面;我们更看到了许多滋事者为了个人利益,一再破坏社会安宁的流氓行为。

在国家领袖一再提出国家必须转型,一再强调人民必须努力迈向先进国的同时,为什么我们的国家会陷入如此的乱象?为什么有关的权力单位,没有按照既有的法律来行事,制止种种乱象的继续发生?更让人遗憾的是,为何政治领袖不是在政治理念、政治纲领、政治执行力、治理国家能力上比高低?反而是常常陷入没有建设性的口舌之争?

事实上,不管是什么政党执政,人民所期待的,是出现一个能够落实多元开放、自由民主、全民平等、公平廉政、社会安定的政府,以带领国家与时俱进,在竞争剧烈的国际舞台中占一席之地;同时,也必须确保国家的繁荣稳定,并保障人民的安居乐业。有鉴于此,我们希望各政党都能够作出积极的改变,以国家利益为先,以人民权益为本,通过政绩,以实际的行动,来赢取人民的支持和委托。

应积极参与教师会和教总的工作

今年是教总的改选年,但和过往一样,各教师会并不热衷于派代表参选。这有两个可能性,一就是原有的理事会成员都做得很好,深获大家的信任,因此继续获得大家的委托。而另一个原因,就是担任教总理事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因此大家都不想参与。其实这也是我感到担心的。

大家都很清楚,担任教总理事,都是义务性质的,只有付出,没有任何个人的利益。但是,为了华教的利益、孩子的利益、族群的利益,乃至国家的利益,不管是多么辛苦,我们还是必须坚持下去,必须努力做下去。

我们能够理解,在今天的教育制度下,校长和老师们都非常忙碌,而且除了校务,也还有家庭必须照顾。所以,如果还要腾出许多时间来参与其他活动,也确实不容易。但是,在当前华文教育还未获得平等地位,一再遭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和坚持,一起谋求华文教育的权益和发展,那么华教必定走向没落。

教总的成立就是为了捍卫华文教育,而今天华文教育能够继续生存,也确实是不能忘记教总的功劳。但是,教总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们的工作也还没有结束,华文教育的发展路上,还需要我们继续驻守和开拓。有鉴于此,我诚挚希望各位代表,不管是多么的忙碌,都必须腾出一些时间,积极参与教师会和教总的工作,在能力范围内作出最大的努力,一起为华教的千秋大业贡献力量。

 
< 上一篇   下一篇 >
站内搜索
 
2008-2019 © UCSTAM -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 · 版权所有
Lot 5, Seksyen 10, Jalan Bukit, 43000 Kajang, Selangor. 地图 谷歌地图
电邮: 此邮件地址受阻挡spam的自动程序保护,需要激活Javascript功能才能查阅。 电话 : 603-87362633 传真 : 603-8736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