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arrow 教育桃花源 arrow 静待花开 /余秀蓉(雪兰莪首邦市力行华小)

静待花开 /余秀蓉(雪兰莪首邦市力行华小) 打印 E-mail
2015-09-18

我发现这孩子慢慢懂得抬起头,慢慢懂得注意自己的仪容,慢慢露出了笑容……

/余秀蓉(雪兰莪首邦市力行华小)

说明会

美丽的早晨。

课间休息后,家长陆续光临。我班“特工队”各司其职,接待家长,分发号码牌子……特意安排家长们与各自的孩子亲亲密密(同坐),让他们齐齐“收拾心情,准备上课”。

跟了两年,我班大部分家长们都像孩子一样,什么都问我,什么都“听”我,我说什么,他们都点头,配合度很高。我也特喜欢跟家长们交流,因为有一定的年龄(比大多数家长年长),也有孩子(两个孩子都大过他们的孩子),这些都让我颇有成就感。

趁着家长日,我在班上办了一场说明会,让家长们亲身感受孩子们是如何上我的课,试图理解我创设情境学习的目的。

我班有46人, 一般学习态度佳的孩子家长没被邀请,若有问题也都通过联络簿(我们称它为《幸福联络簿》)、在线群组或网络咨询。

这一次受到时间限制,我只邀请大约20几位贵宾家长。绝大部分贵宾的孩子非尖子生,经过这一年半的叮咛与配合,好些已因态度改变而在学业大跃进,然而有些则如故在原地踏步。经过观察和多方面的沟通,造成这组孩子较落后的因素为“环境”“态度 ”及“方法”。

人到齐,通过演示文稿,我“扮专家”,分享已故林文强博士的《考试好自在》一书,举例说明“环境”“态度 ”及“方法”如何影响一个孩子的学习成长。随堂提问孩子们,就像平时上课一样。 孩子们事先没经过彩排,也并不知道我会像上课一样,让他们的爸爸妈妈也上课。我讲课,孩子们个个精神奕奕,恭恭敬敬,不约而同把聚光灯投射在我身上,注意我的眼神,说话的表情,动作,还有口头禅(这些都在课文学过,是聆听的礼貌)。

我抛出问题,孩子们争相举手,用最悦耳的声音,最阳光的笑容,最有自信的语调说:“我认为……”

“我觉得……”

“我同意……”

“我不赞同……”(这些都是在KSSR新课程“听说”课学过,是发表意见的方式)。

嘿,这些孩子们自动自发就举手(养成“自动自发“的好习惯)发表自己的看法;有些孩子还是一脸疑惑,不举手,只注意听(养成“自动不发“的习惯);有些则不举手,也不注意听(养成“不动不发“的习惯)。这时候,我偷瞄到一位家长在滑手机,再联想他的孩子在平时上课的情形,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不举手,不注意听,还在玩东西!(养成“不动玩不发“的习惯)在过程中,我乘机传达“听说”的训练,听的要求、听的礼貌。

鼓励孩子多聆听,多思考,多发表;我不是专家,只是纯粹分享我的观察和个人见解。我再三点出习惯是靠培养的,养久了就会变成身体的一部分,潜意识会转化成自然反应。

坏习惯就象癌细胞,会蔓延,会吞噬好细胞。抑制癌细胞要靠医疗,所幸的是,改变坏习惯只需要一种态度。为什么总是改不了?是态度欠奉?是方法不对?还是环境恶劣?

建议家长们换方法---无论是100种方法、是1000种方法、还是10000种方法,总有一种适合孩子,祝福大家。

分享会

我事先联络了一位新手妈妈(去年才嫁给单亲爸爸),一位happy 爸爸(善于营造快乐气氛)和一位宝丽乌妈妈(印度家族)。这三位具代表性的人物,逐一上台分享他们如何在这一年半与老师配合,如何陪伴孩子一起学习、一起成长,让孩子的思维更灵光,性格更明亮。

补充环节,一匹黑马冲上台,双手微颤,那是学生“好预兆”的妈妈(成绩是全级奠基首号人物)她当众坦承自己脾气暴燥,常鞭打孩子,几度落泪,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她向大家承诺会好好陪伴孩子一起学习,一起成长,因为他的孩子连一年级的基础都还未达标。其实在这半年来,她一直跟进群组,配合我创设的“朗读录音”,每个星期至少会教孩子“读书”。光听好预兆的录音,你无法相信他是落单的孩子。

犹记得去年10月,“好预兆”这个孩子因拆班而与另外两位同学被分派到我班,同事们似开玩笑也好,幸灾乐祸也罢,好几位抿嘴偷笑的样子仍烙印在我脑海中。当下,我念头一转,嘿,不如就把他当“好预兆”。

那时候的“好预兆”穿着邋邋遢遢,每天头低低。他的文具七零八落,要什么没什么;他握笔方法错误,写字不像字,简直就像鸡爪(cakar ayam),连写自己的名字都不完整。他的作业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似涂鸦。我问他什么,他都似木头人——无动于衷,仿佛任何人任何事都与他无关。这个孩子习惯了“不参与”、习惯了“ 不属于”、习惯了“没人理”。

我把这位妈妈加入了班级群组,私信她,约见她,有时近乎斥责她。我强烈地表达同情孩子的处境;提供一些方法和管道,要求她配合。

别人听写写10个生字,他仅写5个,甚至3个。课堂分组,我特地把他安排与其中一位尖子生同组。

这半年来,这孩子每天休息节都留在课堂,我指导他用一本“圣经”(综合一至五年级的生字本子)从最基本的生字学起。

我鼓励他在第二次评审打破鸡蛋,要他根据范围,用有限的字写文章。当考卷到手,我仿佛看见这孩子信心满满地坐在考场,他竟然写出仅以一年级的生字组成的文章,结果考获30多分!翻查他过去的考试记录,这简直是破天荒。

后来,我发现这孩子慢慢懂得抬起头,慢慢懂得注意自己的仪容,慢慢露出了笑容。今天,好预兆的身影总会出现在周末分组,班级小游。他已融入成为我班的一份子,与大伙儿一齐沉浸在我班特殊的文化里。

教育是农业,需要耕耘,需要灌溉。

我班口号:播种希望,耕耘幸福。

我静待花开。

最近更新 ( 2015-10-19 )
 
< 上一篇   下一篇 >
教育桃花源
教育桃花源
站内搜索
 
2008-2017 © UCSTAM -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 · 版权所有
Lot 5, Seksyen 10, Jalan Bukit, 43000 Kajang, Selangor. 地图
电邮: 此邮件地址受阻挡spam的自动程序保护,需要激活Javascript功能才能查阅。 电话 : 603-87362633 传真 : 603-8736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