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arrow 出版品 arrow 华教系列 arrow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史 第一分册
沈慕羽100岁冥诞纪念
缘起
教总60
缘起
筹募教总基金运动
教总60午宴
教总活动
亲子/家庭教育
华小华教日
会务
华教
华校教师会
教总活动相册
教育文章分享
教育资讯
沈慕羽出版基金
永远的沈慕羽
奖贷学金
吴德芳大专贷学金
教师子女独中生奖励金
网站链接
友情链接
华小网站链接
学校假期与公共考试日期
2014年学年学校假期表
2014年公共假期
2014年公共考试日期
赞助教总
成为教总赞助人
RSS新闻频道
跟随教总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史 第一分册 打印 E-mail
2008-09-25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史 作者:郑良树
出版日期:1998年7月
ISBN:983-9272-09-8
页数:370页
定价:RM 35  

内容简介:
本书概述马来亚早期华文教育历史,自十八世纪至本世纪十年代为止;包括华教的发源、私塾的设置、学堂的创办和体制等、新式学校的发展和演进等,都有相当的描述。至于华教与本地华社的关系,华教育清廷及国民政府的关系,更是本书着墨之处。作者循此横线及纵线,完成本阶段的华教史。

作者简介:
郑良树,祖籍广东潮安,马来西亚华裔,香港永久居民,文学博士,曾任马来亚中文系讲师、副教授、系主任共十七年,其后转任香港中文大学,担任中文系及研究院教授十四年。退休后,任南方学院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所长及讲座教授。

学术著作计二十余种,分别由北京、上海、南京、台北、香港、新加坡、吉隆坡及新山出版,包括汉学及海外华人研究。亦嗜丹青,出版《百年书画集》三集。

文章试读:
分序:开辟的时代
/郑良树

如果说“有水井之处就有华人,有华人之处就有华教’是事实,那么,这事实里头所蕴含的苦痛和艰辛,却是罄竹难书,永远说不尽。

中华民族向海外移殖的高峰期始于上个世纪的下半叶,一直到二次大战为止,这个高峰期才逐渐衰退。这是中华民族最近代、最大量及最持久的移民潮,目的地是全世各个角落;而南洋群岛就在中国南疆的门坎上,所以,是移民潮大量涌向的地区。试以印尼、马来亚及越南三区为例,印尼从 1860 年以来,华族人口每+年即增加百分之十五以上,有时甚至偏高超过百分之五十;越南自1921至1931的十年间,增加百分之四十二;而马来亚,新加坡以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速度增长,槟城及霹雳的情况也非常惊人。其他泰国、菲律滨及缅甸等地,也莫不成为移民潮奔涌而至的地区。

从十九世纪上半叶开始,中国就逐步陷入一个动乱、贫穷及落后的困境里。首先是英国的炮火轰破了中国的国门,汀定侮辱性的南京条约;接下来是嚣嚣嚷嚷十余年的太平军之乱,火烧半壁江山;然后是列强联军入侵,榨取中国的土地及财富;最后是中日甲午战争,列强瓜分中国,清廷名存实已半亡;这种种事件,不但严重地破坏了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也严重地伤害及侮辱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民族自尊。辛亥革命虽然成功,为中国带来新兴的机契,然而,满清遗留下来的病毒和祸害却蔓延下来,一直到二次大战为止,中国这一片江山从来就没有连续十年的安宁和平静的日子,让老百姓喘一口气。

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沿海的老百姓被迫纷纷逃离自己的家园,流向南洋,追求安身立命之所。

这一批南奔的人类,绝大部分和他们的“逃亡地’一样,是身无分文的贫穷,是心神惶恐的慌乱,是目不识丁的落后,在没有任何护航及协助之下,他们祈求站稳脚步,祈求一个安身托命之所,然而,他们尝到的是万般的苦头;试读当年流行在新加坡及福建安溪侨乡一带的《过番歌》,其中一节是这么唱的:
今日一身来到只,无亲无戚窗靠边。
卜夯米包又勿会起,卜做财副姆捌字。
冥日烦恼无经纪,身边并无一分钱。
其余别事赊要紧,烦恼无带窗安身。……
身躯头面乌如炭,漏身全乌不成人。
土炭二人扛一笼,通船亲像出乌蜂。
一日脚手乱乱动,比咱唐山恰艰难。
背着米包十分重,冥时胭着像死人。
一日则有二角银,算来十分是长难。
想着姆做也着做,姆趁一占也是无……。

看看这批苦力劳工,每天“身躯头面乌如炭,遍身全乌不成人’,晚上则“胭”得“像死人”,一天只挣得二角钱!而且还日夜烦恼,天天心神不安。再看一看美国人自己撰写的报导文字:

1865 年,美国要铺设一条贯通全国的铁路,又发现需要大批中国人来从事筑路工作。1866 年冬天,中国人在积雪十五尺高,风雪交加,空气恶劣到使休息着的人也感到气喘心悸的高山上筑路。他们每天工作十二小时,披荆斩棘,凿石开山。后来,……他们又在尼瓦达州的沙漠里工作。沙漠里烈日如火,气温高达一百二十度。中国人虽然浑汗如雨,却像平常一样工作。……每一次铁路筑好了,中国人便马上被辞退,连做养路工的份儿都没有呢! (《抵制华工禁约文学集》)

这就是这批贫穷、慌乱及落后的人类的处境。像这样的血泪故事,当年东南亚原始森林里遍地都是,所有埋葬在荒野深山的英魂没有不备尝过。

所谓“有水井之处就有华人”,也就是说;是人类可以居住的地方,就必定有华人;即使是原始森林,也都有华族的足迹和古坟。华族在贫穷、慌乱及落后的情况下,发挥了人类最原始的力量一一用身上的血肉来驱逐瘴气,用自己的尸骨来开辟荒山,然后把家眷接过来,在这里成家成族,开辟自己,也开辟了这个社会这个国家。作为这一地区的一份子,华族无愧于任何民族,并且为自己能将血泪洒在这块土地上而感到骄傲。

就马来西亚而言,华族在这里形成“有华人之处”为时甚早,大约在十五世纪初叶马六甲王朝始建后的一百年,华族就开始建立起自己的族群和社区。然而,华族从“有华人之处”到“就有华教”,却是一条漫长、曲折、艰辛的路子。以这么一批贫穷、慌乱及落后的人类,谁可以想像得到,竟会创造出一个处处“就有华教’的梦境呢!

华夏民族本来就有良好教育制度的传统,远在数干年前的西周时代,教育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普及全国各地。然而,流窜到海外来的这批华夏民族,不但身无分文,而且心神难安、目不识丁,在面对一个和自己文化完全不同的新环境,所要克服的困难远远超越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祖先的知识领域之外,生活的困顿已经足以致他们于死地,“冥时胭着像死人”,要他们如何来创办教育,恢复民族的传统文化呢!

于是,对他们而言,办教育变成一项责任,一项使命,一种良心上的工程。早期私塾教育只是游兵散勇的,有可能只是塾师为了糊口谋生而三三两两地开设,缺乏办学的精神和目标,更未能达到预期的教学效果。为了纠正这种长期失效的教育方式,于是,一些先见之士开始介入教育活动,并且将宗亲会及会馆等族群组织带进华教活动里来。似此新作风,竟使办教育骤然成为群体活动,为华教带来新的生命力和活动生机;实在是华社神来之笔。

早期华教都是方言教育,塾师根据自己的方言教导族群内的子弟;无论是自设、自请或公开的私塾,都莫不如此。于是,我们看到粤语私塾、闽南语私塾、潮语私塾以及客语私塾等等,分散在各方言群聚居之地。就目前所知道的史料来看,最早将宗亲会及会馆带进华教活动之中的是槟城及新加坡的福建帮,他们在自己的社群组织里开办了富有办学精神和目标的闽南语私塾,对象是族群内的子弟,全部一律免费。这件事不但强烈地刺激了其他方言群,而且在华社里激起了很大的震荡。

在福建帮办学成功的外在压力之下,在解决自己社群子弟教育的内在压力之下,其他方言群也纷纷开始进行“抢滩”,让自己的方言教育“登陆”,让自己的子弟活在自己的方言教育里。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无论人口多小的方言群,也无论蛰居多偏僻的方言群,都“争先恐后”地被迫兴办教育;于是,新的学塾纷纷兴办,并且被赋予族群的精神和意义,竟成为华社的一种社会运动,同步竞争,并线发展,为华社披上新的衣装和新的面貌。

抢滩登陆而兴办的教育设施当然有其缺点:既是方言教育,又是仓促行事,于是,许多学塾就设在自己方言群的庙堂里,设备简陋,光线不足。一方面,塾师完全倾向于自己族群,学生以单一族群而聚集一堂,也是方言教育的另一缺点。而更应该谴责的是,殖民地政府对这样“百年树人”的教育工作,竟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更不要说加以辅导和协助了。于是,我们看到这样的种种现象:有的学塾只有稀少的学生,却维持一个学校的名义;有的学塾从庙堂搬到会馆,不久之后又在庙堂设立分校;有的学生必须绕道远走他区上学,因为他附近没有自己的方言学塾;有的一区之内同时开设了好几家学塾,而学生都非常稀少,由于都是不同方言创办的,所以不得合并;像这样的种种现象,可谓不一而足。至于说方言教育造成华社四分五裂,方言教学加深新生代的隔阂,更是不在话下了。

尽管抢滩登陆出现不少缺点和弊病,然而,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里,宗亲会及会馆是华教的重要支柱,却是应该青史留名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自此以后,华族社团支援华教竟成为华族的传统精神和社会文化;在殖民地政府完全不理不睬的形势之下,华教得此生生不息的活力,才能够继续成长,进而哺育整个华社及支撑、开张整个华社的文化。而通过社团的支持及影响,进而带动社会名流及普罗大众的参与,华教乃成为华社不可分割的社会运动和群众教育,乃至于成为与民族共存亡的民族事业。然则,抢滩登陆的意义及正面影响,超过其所带来的缺点及弊病多多矣。

根据开辟时代发展的轨迹来考察,华社并不满足于登陆而已。实际上,他们是采取“先草创,后改进”的策略,让华教先遍地插枝,然后再施肥灌溉,使其日后成园成林。随着移民的迅速增加,学生稀少的现象很快就消失了,有的学塾还被迫迁出窄狭的庙堂或者设备不足的会馆,另建校舍,以期容纳族内更多的新生子弟。

翻过本世纪初叶,当方言学塾、学堂及学校逐步采用华语(中国国语)教学时,学堂、学校内的方言界线立刻被消除,学堂、学校的门户立刻全面打开,原本抢滩登陆的缺点、弊病也迅速地化为乌有,而“先草创,后改进’竟成为完全正确的策略了。

这个时候,学堂、学校成为团结民族的工具,无论什么方言族群,其学堂、学校一律采用华语教学;无论什么族群的子弟,可以到任何方言群创办的学校上课;学堂、学校一时之间乃成为团结民族的最佳工具了。

实际上,到了这个时候,学堂、学校成为民族事业的精神和理念更加强化了,而且根深蒂固地根植到民族的内心深处。学堂、学校全面改用华语教学,并且全面开放招收其他方言子弟,对宗亲会及会馆而言,创办及资援的意义已完全消失了,他们大可把这沉重的担子一掷了之。然而,华教史的发展并不循此轨迹,历史并不叫我们这群流窜海外华族轻松。在过去长期的运作及艰苦的磨炼中,社团领导人及社会名流经已发现,教育是一种责任,是一种承诺,只有对新生子弟不断地作出承诺和担起责任,社会才会存在,才会川流不息。于是,学堂及学校依然按照“原先分配好的方式’,继续分别由社团支持,并且由社团发动自己族群内及社会上的人士支持。

这个时候的教育运作方式,是一种大公无私、至仁至爱的精神感召和正义承担;而这种感召及承担,就永远泽润着华族的良心,使这个民族产生无比的力量,成为华族对华教永远不移、不屈及不浇的支持意志力。当我们见证了华族初抵陌生荒毛之地如何披荆斩棘,备尝苦痛,如何受尽欺凌,而后又见证他们如何赤手草创学堂,如何驱动社团承担责任,最后又见证他们如何改进教育设施,如何为社会为下一代尽心尽力;我们应该说:作为国民的一份子,华族无愧于民族、国家,并且在为祖先的这一段开辟史感到自豪之余,更应该珍惜自重。

目录:
总序
分序
表目录
图目录

第一章:华文教育的第一章——私塾
第一节:华教的起源
第二节:最早的华教——十八世纪末叶的方言学塾
第三节:各帮支持的学塾——崇文阁及萃英书院
第四节:纷纷创设的学塾群
第五节:私塾教育面临的挑战
第六节:力争上游的私塾教育
第七节:尾声——完成使命的旧式教育

第二章:新式教育的曙光
第一节:清廷与华文教育
第二节:新式教育的来临
第三节:华教的新动力——保皇党及革命党
第四节:旧时代新典范

第三章:华教的新时代
第一节:全民的办学潮
第二节:办学热潮的动因、动能
第三节:创校的艰辛
第四节:女子教育拓张

第四章:国民教育的延伸
第一节:国民政府与华文教育
第二节:侨教必然的发展(一)——教育思想
第三节:侨教必然的发展(二)——教员校长
第四节:侨教必然的发展(三)——课程与课本

最近更新 ( 2008-10-07 )
 
<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8-2014 © UCSTAM -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 · 版权所有
Lot 5, Seksyen 10, Jalan Bukit, 43000 Kajang, Selangor. 地图
电邮: 此邮件地址受阻挡spam的自动程序保护,需要激活Javascript功能才能查阅。 电话 : 603-87362633 传真 : 603-8736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