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arrow 教总出版品 arrow 生命教育系列 arrow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史 第二分册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史 第二分册 打印
2008-09-25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史 作者:郑良树
出版日期:1999年11月
ISBN:983-9272-09-8
页数:433页
定价:RM 40
 

内容简介:
本书以四章的篇幅,概述本区二十及三十年代的华教,是华教发展史的重要阶段。英国殖民地政府二十年代初期提出学校注册条例,可以说是这个时期内华教发展的冲击媒体;在条例成为执行的法令之后,华教淘汰了一些学校及一些落后的办学方针,也鞭策一些学校力争上游,维持基本上的设施及水准,更催使华社以“最低底线”的条件继续兴学办校。因此,本阶段内的华教固然汹涌澎湃,是华社与殖民地政府对“最低底线”的讨价还价战,却也是华教“最有可观”的时代,其教育程度及学术水准的提升,其多元及全面的发展,为其他民族所望尘莫及。

鉴于这段历史已鲜为人所知,除备述这段波涛汹涌的历史之外,本书并转录一些重要文献,藉以保存昔日华教珍贵史料。

作者简介:
郑良树,祖籍广东潮安,马来西亚华裔,香港永久居民,文学博士,曾任马来亚中文系讲师、副教授、系主任共十七年,其后转任香港中文大学,担任中文系及研究院教授十四年。退休后,任南方学院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所长及讲座教授。

学术著作计二十余种,分别由北京、上海、南京、台北、香港、新加坡、吉隆坡及新山出版,包括汉学及海外华人研究。亦嗜丹青,出版《百年书画集》三集。

文章试读:
分序:巩固的时代
/郑良树

从1920年至1943年的二十余年,是华教的巩固时代。

教育作为延续性特强的一种文化,华教从开辟时代接手过来的当然是中国意识及中国色彩非常浓厚的传统,在政党及政治文化不断渍染之下,这个传统只有更强化和激化,使华教紧紧地跟在中国内地教育的后头,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上作“超地域”的运作及茁长。

华教超地域运作是不经意的;然而,殖民地政府却开始展开一系列经意的措施。他们强烈地认为,华教已经超越专业的底线,在社会上形成一股不安的动流,不但威胁社会的安宁,也和其他民族的意识、理想及行动南辕北辙。于是,本阶段一开始,华教前个阶段不经意的各种“言行”所种下来的强烈效应——殖民地政府精心策划的学校注册法令,竟像轰天炮般地向华社轰击过来。华社创办华教,华教考验华社。没有人知道注册法令将会有什么结果,也没有人知道华社应该怎么走;然而,许多人却知道,华社必须团结起来,统一意见,坚持华教的存在。这个存在普罗大众心口中的共识,终于汇为一股主流,波涛汹涌地冲过了许多暗礁和浊浪,冲向殖民地政府办公大楼的门坎上去。

学校注册法令推出之后,尽管华教领袖被逮捕、驱逐出境及华教团体被封禁,尽管殖民地政府被迫注册法令一再展期执行,实际上,并不出现谁赢谁输的局面。殖民地政府低估了华社的反应情绪及组织力量,华社高估了各种反对手段的效果,结果,双方都“热热闹闹”地演了一场你攻我守、你守我攻的文化战;最后,华教依然是华教,殖民地政府依然是殖民地政府,只不过棋盘上大家撤掉几粒卒子而已。

然而,对华社而言,这场文化战的意义却非常重大。

首先,它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会,让华社学习如何产生一个“由小团结到大团结”的全民运动。在这之前,华社地方上的团结多如牛毛,响应中国内地的运动也多如牛毛,血缘性及地缘性的小团结,地区上的小结社,响应中国反日反帝的小团结,无时无刻不出现,然而,在学校注册法令冲击之下,华社为自己区域内的文化“背水一战”的大团结,恐怕还是第一遭。在这段风雨如晦的日子里,我们看到报社等文化团体向华教认同,也看到工商农经济界向华教认同,更看到广大的民众百姓向华教认同,在学务维持处及各地教育研究会的呼吁下,短短的一年内,三呈请愿书,最后一次签署者个人人数达二十万名;参与人数之众,可谓空前。

似此完全符合民主程序的族群整编,及绝对有次序有组织的意志统合的全民运动,对本区华社而言,意义非常重大。通过这次的学习和实习,华社开始知道如何以民主的方式推动全民的运动,表达一个统一的意志。

其次,它制造了一个良好的契机,让华社将华族的文化重心推向教育上去。无可否认的,在草莱的阶段,华社彻头彻尾是个工商农的经济社群,“民以食为天”,三餐温饱之外,别无余事;所以,工商农业是华社生存的命脉。然而,学校注册法令无疑的敲醒了华社的头脑,让华社知道三餐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余事,并且驱赶华社各阶层向华教认同,使文化重心逐渐摆向华教那里去。

尽管华社往后依然脱离不了工商农社会的本质,但是,驱动华社第一次将文化重心移向教育的,并且迫使华社拥有“教育为文化重心”的认识的,却是殖民地政府的学校注册法令;自此以后,教育在文化里的凸显地位,就成为华社不朽的传统了。

第三,它创造了一个意外的机会,为华教本身的普遍化作出实际的作用。无疑的,华教是民族的良心,是华社的灵魂,然而,在多元文化的复杂社会里,华校缺乏资源,更缺乏政府的支持,所以,华教永远是华社“门内的事”,很难直通其他族群及政界,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相当大的比例的华族子弟改念英校的原因了。然而,注册法令使华社产生新的认识——华教是华社存亡的关键,是民族的良心,是华社的灵魂;这些响彻云霄的声音不但敲醒了芸芸众生,也教育了社会上的各阶层人土。顿时之间,反对注册注法令的运动本身就变成一种教育,一种全民的学习运动,使华社更加华教化。

因此,学校注册法令不但考验了华社,实际上也教育及磨炼了华社。它让华社知道如何策动社群,如何团结民意,如何在法理之内冲锋陷阵;也让华社接受教育,知道文化重心所在,知道如何通过运动教育群众及新生的一代;当然,也知道如何牺牲小我,在历史中留下雪泥鸿爪,在长廊中挂上星彩。

毕竟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土地上,以及缺乏实际的支持下,面对一个陌生的政府以及其他陌生的民族,要建立起自己的教育系统,扎下自己的文化根,不但必须作好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而且,在未来的岁月里,无法预知的挫折及打击,肯定必会接三连二,所以,通过学校注册法令,华社第一次考验自己的力度强度,磨炼自己的韧力和斗志。毕竟的,在一个新客、旧客杂居的社群里,面对着英文教育者当道,BABA华裔流行的复杂环境,华教要如何建立起自己的主流地位,成为全体社群公认的文化先锋,不但考验了华社领导层的智慧,也再三磨炼了华社普罗大众的眼光。

因此,学校注册法令尽管牺牲了一些华校;但是,它对华社的意义非常重大。如果战争一定要有输赢之分的话,那么,笔者要说,殖民地政府在战场上赢了这场战争,而华社却在民族信心、文化整编及传统精神上大赢特赢。上述三项“华教效应”,就是华社在这场“热闹的”文化战中赢得的骰子了。

经此整编及磨炼之后,华教进入巩固的阶级。

所谓巩固,包含了两个意义:第一、华社的办学工程既受当局的首肯及认同,完全合法化,甚至有些学校经济上有时也略受杯水车薪的支持,而华校就在法令的范围条例内合法运作,进行专业上及学术上的铺奠工作及扎根工程,并且提高教学效果及学术水准。第二、华社在法令的指引及规范下,在向中国内地大量取经之际,了解必有的抉择和遴选,因而在铺奠及扎根的过程中,更能放手“大干特干”一番,不致于误中当局的“地雷阵”。因此,学校注册法令固然使华社“忌讳多多”,却也使华社“毫无忌讳”;一刀两刃,就看你如何使用。

就在学校注册法令之下,华教进入全面建设的阶段。在这个时期里,我们不但看到华文小学遮天盖地到处兴盖,而且也看到华校向横、向纵地拓展。在纵方面,许多华校的初中、高中都在这个时期建设完成,成为华教中等教育的先头部队,对战后四、五十年代中等教育第二阶程的兴办有着深刻的影响。在横的方面,除了正规的教育系统之外,我们也看到其他各类的教育设施的出现——夜学、师范班、义务教育及职业补校等等,以全面的及多元的姿态,在这块土地上开荒辟地,阴凉炎阳天。

对华社而言,这个阶段非常重要。

正如前一段所说的,这个时期中等教育的兴办可以说只是先头部队而已,一些学校办而复停,一些名校迟迟不敢起步,未在名单内,都一再说明这个事实;一直要到战后的四、五十年代,华社从巩固时期内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之后,才正式迈开巨步,进行第二阶段的建设。另一方面,多元及全面教育设施的广拓,不但提升了华社的文化水准,也丰富了华社的办学知识及经验,加强了华社的办学能力和才干,条条大路通罗马,教育的方式是多元的、繁枝的,华社善用时机,为其他民族所望尘莫及。

华教的巩固,对华社的意义及影响大矣。

尽管接受华教的子弟不是最高比数,就算接受华教的子弟降低至百份之+,但是,华教是诉求于原根性的,是导源自血统的最上游,所以,很自然地就开出广阔的江面和滚滚的巨浪。华教巩固之后,我们看到华族的文学、艺术也跟着发展起来,华族的学术也开始进入草莱的阶段,华族文化一支一支地在这里开天辟地,建构起自己的文化系统。没有教育,文学、艺术及学术等等都将枯萎;没有文学、艺术及学术,教育将陆沉;似此寄存的互动关系,在华社将文化重心移向教育之后,不知不觉就显现出来了。只有教育,所有文化才得以奠基和架沟;没有教育,社群将支离破碎,群不成群,社不成社。华社在全面及多元地铺奠教育时,经已有此领悟和理解;华社对华教的坚持和执着,道理在此矣。在反对学校注册条例时,华教领导层的口号是:“有这条例实行,直接就是南洋无教育,间接就是南洋无华侨。”华教提升至攸关华族、华族文化之存亡关头,宜其坚持、执着矣。

在没有殖民地政府任何支援之下,华族赤手空拳地铺设自己的文学、艺术及学术等上层文化,架构起自己完整的一套文化系统,端赖的就是基础稳固的教育了。我们可以有宗教,可以有社团,可以有风俗习惯,但是,如果没有稳固的教育,这些文化支流将是一些溃不成军的游兵散勇而已;教育,不但是这些支系文化的根基,而且还是上层文化的催化剂。华族文化所以能自成一系统,并且自我创新,与友族文化同步交流,完全是教育的功劳。在一个完全没有“靠山”的社群里,教育的巩固,意义及影响确实非常重大。

华夏文化本来就是善于在逆境中奋进的一种文化,所以,尽管本阶段初期学校注册法令掀起大风暴,然而,危机中就有生机,柳暗处就有花明,华社无惧于法令,也无视于各种人为的干扰,在自立奋生之下,终于完成第一阶段的中等教育的创设,巩固了华社的基本教育系统及文化发展方向。当一些专科院校在三十年代末期及二次大战来临之前开校时,华社在巩固中小学教育之余,实际上已朝向高等教育迈步;如果不是日本军阀横腰斩断的话,华社高等教育的创办恐怕会提早十余年。

目录:
分序
表目录
图目录
条例、请愿书目录

第五章:教育与民族主义
第一节:华教全面中国化
第二节:华校争夺战——1920年学校注册法令
第三节:争夺与捍卫(上)
第四节:争夺与捍卫(下)

第六章:艰苦的适应过程
第一节:法令通过后的抗争
第二节:东马的注册法令
第三节:适应与调整(上)
第四节:适应与调整(下)

第七章:重新出发
第一节:法令不断的修订和增补
第二节:继续增长
第三节:苦扎根基

第八章:多元及全面的发展
第一节:中学的兴办
第二节:其他教学设施
第三节:教育的管理
第四节:与其他文化的互动发展

第九章:日治时代的华教
第一节:破坏校舍,屠杀生员
第二节:日本文化的教育

最近更新 ( 2008-10-07 )
 
< 上一篇   下一篇 >
站内搜索
 
2008-2019 © UCSTAM -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 · 版权所有
Lot 5, Seksyen 10, Jalan Bukit, 43000 Kajang, Selangor. 地图 谷歌地图
电邮: 此邮件地址受阻挡spam的自动程序保护,需要激活Javascript功能才能查阅。 电话 : 603-87362633 传真 : 603-8736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