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arrow 教育桃花源 arrow 先写后教,保护孩子的创作力!关嘉辉(雪州吉胆岛华联华小)

先写后教,保护孩子的创作力!关嘉辉(雪州吉胆岛华联华小) 打印
2018-11-16

先写后教,保护孩子的创作力!/ 关嘉辉(雪州吉胆岛华联华小)
刊登在149期《孩子》双月刊

先写后教,保护孩子的创作力!

目前的小学作文教学均以“作前指导”为主,主要是为了指导学生写什么和怎样写,帮助孩子们“生出”作文。

 

作前指导的问题在于教师尚未读到学生的作文,便断定学生没有写作素材和方法,需要指导。可是一经指导写出来的作文,就犹如传染病,从选材到结构,乃至表达的方式,全是一个样,殊不知如此的指导,可能是好心做坏事。

 

与其先教,不如后评

 

给动物园的动物喂食是司空见惯之举,然而这种看似行善的举动,却让动物独立觅食的本能渐失,养成了等待嗟来之食的习惯。

 

学生在作前指导下,经过教师长时间的喂食,也会失去创作的“觅食能力”。久而久之,当老师放手时,还能自行“觅食”吗?

 

为此,管建刚老师提出了后作文教学的理念,从学生作文的实际出发,看到问题方解决,“先号脉,再下药”。

 

教师若号得出病来,就下药。后作文教学通过讲评课,先号脉,再下药,如此药方能下得准,起到药到病除的效果,即使不能药到病除,其副作用也不大。

 

管建刚老师提倡:“淡化作前指导,强化作后讲评,先写后教,以写定教。”

 

所谓“先写后教”,不是说学生在作文前教师一点儿都不用教,而是不用花一节课的时间去教,应将作文教学的重心放在作文后。

 

 

评出佳句,全班共赏

 

我们的学生每天写三到五行或五到七行的每日素材,简要记录当天最值得记录的人、事、物。

 

一个星期写了五篇,教师每日为素材评星,借此帮助学生认清素材的价值,哪些素材值得写,哪些不值得写。

 

周末两天,学生在家写一篇每周一稿,内容可以从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每日素材中选出来一个,或是两个到三个有关联的事例,写成稿子,向《班级作文周报》投稿。

 

周报出版后,教师研读学生的作文后再上作后讲评课,此为先写后教。

 

讲评课上,师生呼喊作者的名字,颁发奖励卡,共同发现和欣赏学生作文中的佳句,教师评出学生的语言好在哪里。譬如:

 

• 我看见鸽子的附近有根木材,心里不禁为鸽子加油打气:鸽子,快!快游到木材那边去!只要你再加点马力,就能获救了!——谢国双《可怜的鸽子》

 

• 姐姐搅拌后,让我尝一口:那杯东西的颜色像“嗯嗯”,气味不好闻,吃起来还蛮好吃的。——黄豪平《营养早餐》

 

结合心理与叙述

 

一般上,学生在写到自己的内心活动时,都喜欢在前面加上“我想”、“我心想”等词。

 

事实上,即使国双和豪平所写的句子没出现“我心想”,句子依然通顺。心理活动和叙述部分自然结合在一起了。

 

•挂上电话后,我抹抹身体,换上校服,涂了发胶,便去上学。——林家乐《生病演讲记》

 

“抹抹身体,换上校服,涂了发胶,便去上学”读起来朗朗上口,有语言的节奏感。教师以表扬的方式将学生作文中无意识出现的节奏感转化为全班学生有意识的认识和实践。

 

发现共性问题

 

讲评课上,教师还要能诊断出学生作文中出现的语病,诊断不是一对一的,而是从学生作文中发现共性的问题,此为“以写定教”。譬如:

 

• 我赶紧换好衣服,准备去游泳。我下水时,订下了一个目标,一定要学会跳水……

 

• 我很害怕,很紧张,我不知道我要跳水还是直接放弃不跳。

 

• 我好高兴,我不敢相信我真的学会了跳水。

 

低年级学生经常被要求说话、造句要完整,上了高年级,每个句子自然而然都用“我”,结果“我”病了。

 

出现了多个“我”时,只要留第一个“我”就行了。同样的道理,很多文章中的“你”、“你们”、“她”、“他们”都是可以去掉的。

 

外貌要描写特点

 

当然,讲评课也要根据学生作文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和指导。

 

• 小乐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头乌黑又整齐的头发,一排洁白又美观的牙齿。

 

• 他有一张可爱的脸,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 他的个子高高的,脸上两条弯弯的眉毛像月牙儿,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上有一对长长的睫毛。

 

• 她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高高的鼻子……

 

• 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水汪汪的眼睛上有两道弯弯的眉毛……

 

在描写人的作文里,学生最常出现的共性问题是外貌描写。一写外貌就是头发、眉毛、眼睛、鼻子一个接一个地写,而且都用“有”来串连。

 

写外貌,要抓住特点,只要抓住一两个地方,写那个人最有特点的地方即可。

 

作前指导并非一无是处,唯教师的指导不应过于机械化,须把握和拿捏好指导的尺度。作前指导旨在唤醒学生写作的兴趣和表达的欲望。

 

至于怎么写,应放手让学生自己去练笔实践,再进行作后讲评,学生才会明白怎样写得精彩,怎样的语言才叫做有魅力,由此“顺写而教”。

 

作后讲评,“先写后教”,“以写定教”,从学生的作文实际出发,面向全体的学生,切中学生作文的最近发展区,让不同程度的学生都受益。

 

多年来的作前指导苦了教师,累了学生,后作文教学,为作文教学带来了新气象。

 

我深信:教育不在于教给学生多少知识,而在于唤醒、激励和鼓舞。

最近更新 ( 2018-11-16 )
 
< 上一篇   下一篇 >
教育桃花源
教育桃花源
站内搜索
 
2008-2019 © UCSTAM -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 · 版权所有
Lot 5, Seksyen 10, Jalan Bukit, 43000 Kajang, Selangor. 地图 谷歌地图
电邮: 此邮件地址受阻挡spam的自动程序保护,需要激活Javascript功能才能查阅。 电话 : 603-87362633 传真 : 603-8736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