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arrow 教育新闻 arrow 教总:默默耕耘不获保障‧师训班难进临教心酸

教总:默默耕耘不获保障‧师训班难进临教心酸 打印
2009-12-14

教师与学生

 

新闻来源:《星洲日报》
http://search.sinchew-i.com/node/458364

星洲日报‧2009.12.13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临教的心声若没有说出来,有谁人知道他们的心酸和苦楚呢?

教总多年来一直为华教师资不足奔波,通过各种管道传达师资不足的问题,发佈消息让华裔子弟第一时间知道师范大专开始招生的消息,还有协助申请者提出上诉……但年復一年,同样的问题一直在发生,追根究底是教育部没有一套完善的制度来处理华小师资短缺的问题,而假期师训班是否会持续办下去,却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这导致临教终日面对工作没有保障的困境。

今年2009年度大学资格临教假期师训班(KPLI-KDC)於11月30日开课,但有关单位只录取200位学员,导致不少临教望门兴嘆,尤其是一些资深临教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教总主席王超群说,在教育部公佈录取名单后,教总在短短的两三天內就已经接获了189位临教来函上诉,以爭取进入假期师训班,一圆成为合格老师的梦想。

他相信,通过教总投诉的临教只是冰山一角,相信还有许多临教通过各自的管道向教育部进行上诉。

解师资荒重要资源

“根据统计,全国华小在每一年平均需要2000至3000位临教,以填补华小的师资空缺。因此,临教是解决华小师资短缺问题的重要资源,而且这些临教当中有许多是教了很多年,一心一意要成为正式教师,但却一直没有机会被培训。”

他对於临教的遭遇感到心酸,由於教育部没有固定开办假期师训班,这已经为临教带来许多困扰,他们往往不懂何去何从。

他说,临教的处境像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长此下去,许多具教学经验的临教在前途不获保障下,惟有另寻出路,这导致华小被迫另聘新临教,影响了学校行政和教学工作。

大学资格临教假期师训
招生过程频出状况

根据教总指出,在这一次的大学资格临教假期师训班的招生过程中,出现了种种的状况,不但为临教带来诸多不便,也让他们无所適从。这些问题包括了:

3.1
教育部在10月中进行招生,但当局没有在第一时间內把申请表格交给各州教育局,导致临教只有少过一週的申请时间,结果很多临教须歷经一波三折,才成功作出申请。

3.2
假期师训班开课日期从原定的11月23日改至11月30日,但教育部却没事先通知,导致临教忧心忡忡,有者还以为教育部已经取消假期师训班。教育部拖延到最后一分钟才公佈录取名单,尤其是马六甲和彭亨州的临教是在报到的当天早上才知道本身有没有被录取,这使到成功被录取的临教在匆忙的情况下前往报到。

3.3
许多进行上诉的临教对於教育部的录取条件深感疑惑,他们认为教育部应制定一套透明的招生制度,除了年龄和成绩的准绳外,也须清楚说明面试和其他录取条件等的標准,使师训招生制度更专业化和透明化。很多临教都表示不明白为何执教多年,而且也符合申请条件,但是不被录取。

教育部没全面规划

教总说,种种状况显示教育部没有全面规划假期师训班,同时在招生制度上也存有弊端。

“华小师资不足的问题对华小的教学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这对学生尤其不公平,因为在在影响了他们正常的学习。”

有鉴於此,师资短缺问题必须马上加以解决,不能再拖下去。因此,教总吁请教育部擬定一套完善的师资培训计划,以固定每一年都开办假期师训班,直到华小师资不足的问题获得解决为止。

临教的心声:

一位柔佛州临教的心声
5次申请不获录取

当我得知不被录取进入假期师训班的消息时,我伤心得哭了起来,因为这已是我第5次申请相关课程而不获录取。

当年,我大学毕业时,有意朝教育界发展,所以就马上申请了KPLI课程,並成功获得面试的机会,可惜没有获得录取。

我並没有放弃,一直留意有关KPLI课程的资料与课程开办讯息,也从没放过任何申请的机会。而当我得知我有机会从事临教这份工作时,我毅然放弃了原有的工作,並投入了教育莘莘学子的这个行列,这正是因为我不想放弃任何能够让我成为一名正式老师的机会与希望。

到目前为止,我並没在报纸或相关网站內获得任何有关上诉这方面的资讯,使我不知如何去著手,所以我恳切希望有关当局能提供较明確的管道让我得以上诉。我也希望有关当局能明確的指出究竟他们是以如何的条件来录取学员,好让我们为自己的不足作出改善。

一位砂拉越州的临教心声
东西马临教待遇有別

我们都感到疑惑的是,对於不想被派来东马偏远地区的西马临教可以被录取,在200个录取名额中,西马临教就佔了80多巴仙。

而我们这些自愿,甚至渴望回到內陆/偏远地区家乡执教的人,却没有被录取。那么,为甚么又口口声声的说东马华小缺乏老师,这又意义何为呢?

我很希望我可以得到这次的KPLI-KDC,因为我希望我可以在砂拉越,甚至在我的家乡服务。在西马大学4年,我深深体会到东西马教育程度的差距。

光是薪水,东马和西马的差距就更明显。在华小,西马的临教(除了檳城和马六甲)可以得到大学资格的薪水,而我们在东马却只能得到STPM的薪水。难到我们的工作量,会少吗?

现在已经有几个我知道的东马临教决定放弃明年再续约。

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再无边无际的等下去。薪水和工作量也不成等值。而我们这些对当教师还有满腔热忱的临教还愿意在撑下去的,又能再撑几年呢?这些都是我们东马临教的心声。

一位在教总论坛留言的临教心声
申请过程像一场梦

其实大家都觉得不公平,为甚么我们没有被录取进入kdc-kpli。这个申请过程好像是场梦,教育部网站根本没能查询任何资料,就连开课日期,面试日期都不確定,一再的拖延。我一心只想在政府小学当老师,难道这个小小的心愿也很难吗?拿不到kdc就想没关係,可以再当临教,但现在临教却又要重新面试,重新开始竞爭。试问要我们这些临教,情何以堪……

一位在教总论坛留言的临教心声
执教4年不获录取

上诉真的有效吗?有人能够告诉我,被录取的临教是如何被筛选的吗?本人已执教约四4年之久,为何没被选为其中之一?反之,有些人只执教4个月就被录取,这当中是否有一个让人信服的准则?等了一次又一次的招生,还是没能成功被录取,心灰意冷之余,想离开教育界的心也坚强了许多。

一位执教了8年的临教心声
申请失败不气馁

本人热爱教学工作,2002年开始了临教教学生涯。

2002年第一次申请假期训练班(非大学资格临教假期师训班),但因为没有华文资格,所以被拒绝了。在校长的鼓励之下,通过自修的方式在2003年在SPM考到了华文优等,不幸的是,假期师训班停办了。

但本人没有放弃教学生涯,並申请了4年半的远距离课程,以考取大学文凭。本人对这次的面试非常有信心,而且符合所有条件,以为能成功被录取,怎知却不被录取。本人深感失望,但不气馁,因此提出上诉。虽然不是正式老师,但8年来无怨无悔为教育和华小尽心尽力培养人才。

一位临教写给教总所提出的要求与建议
盼魏家祥效仿韩春锦

希望能通过教总传达给魏博士知道,当年拿督韩春锦上任副教育部长职位时,他以Walk in interview方式让临教们“立刻”受训也解决了当时候的师资短缺问题。

我当了临教已经有2年9个月之久,今年25岁,男,拥有大学资格。从小的志愿就是想当一名老师,相信全国还有很多临教都是为了教育而默默耕耘,只是他们无法得到任何保障。

临教心声‧请让我们安心教学

尊敬的拿督魏教育部副部长:

临教的诉求对於上述標题,我猜想拿督魏家祥也知道这个又是临教的问题了。不错,临教们的不安和无奈,由於没有任何人有实质的权位可以协助我们,所以我们只好劳烦我们尊贵的教育部副部长代为关注与实际行动帮助临教。

在各界议论纷纷中,由於没有任何人可以解答有关难题,所以我们唯有冒昧请教,希望尊贵的拿督能够替我们临教解忧。

1.临教无可否认是大马独特的制度,举世罕有,而这个制度对大马的教育水平有深远影响。教育制度化,课程制度化,可是老师的培训却没有制度化,对於大马各源流学校都是一种负担。

2.在大马的师训培训中,每一年收生是否有针对未来的老师退休率来进行?而这个收生是否有明確反映了各源流小学和中学的师资空缺?会否只是看到数据显示今年缺了500位老师,就直接收取500位新生而已,却忽略了华小和淡小的老师需要(华小和淡小需要双语老师,但是培训出来的老师却只是马来老师)?

3.临教们辛勤工作,为了大马的教育做出了奉献,可是大马真的有珍惜这批师资人才吗?临教没有福利,工作没有保障,只要有新老师进入这所学校,临教就得打包袱走人,这个现象已经令所有临教心寒,可是却为了莘莘学子而默默耕耘,这个就是大马对待人才的方法吗?

4.每一年临教都期待师训开放,至少他们能够获得机会去成为正式老师,可是每一年的录取人数却比不上老师退休的人数,而造成单单华小就欠缺2000多位正式的老师,其他淡小的呢?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莫哈末卜艾也披露国小同样面对师资短缺的问题。

5.教育部是否有任何的方针可以协助这群临教?比如说已经执教超过三年的临教,他们的努力和贡献已经是有目共睹,而如果他们是不合格的话,也不会被接受成为临教了,所以是否可以立即分批收录这群临教?而不是每次开放师训,面试,最后得到的就是失望,难道学校要的老师,可以因为官员们的不认同而抹杀他们的贡献?

6.如果大马现有的临教没有得到任何的师训机会,教育部是否有任何的打算?会否协助这些临教获得新工作?根据规定,大学资格临教只可以担任直至35岁,非大学资格临教只可以担任直至30岁,那么之后这些临教何去何从?如果临教无法获得保障,是否代表临教应该现在就去谋其他出路?而不是將自己的宝贵人生投放在一个无法保障自己未来的地方呢?

7.建议教育部聘用拥有中文系硕士或博士学位的大学讲师为师训特约兼职师训中文讲师;也建议教育部儘快培训多一批师训讲师,聘用那些多年教书经验而拥有学士或硕士学位的合格中文老师为师训中文讲师以便可以录取更多或者全部的临教,分批进行培训。这样一来,不但可以解决学校师资的问题,也可以让老师们对教学这份工更安心及有信心,学校的校务也可以更好安排。老师就可以专心在教学上,不用烦恼申请师训的问题,也不会被师训落选而影响心情,教出来的效果肯定会更加的好。受惠的不单单是临教或老师们,全国的莘莘学子將会得到更好的教育素质保证。

我们深切的希望尊贵的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能够体谅我们临教的心声,也能够儘快解答我们临教的难题,毕竟大家都是为了大马的教育而努力。

在此,我们祝贺尊贵的拿督身体健康。谢谢。

一群迷茫的临教谨启。

最近更新 ( 2009-12-14 )
 
< 上一篇   下一篇 >
站内搜索
 
2008-2019 © UCSTAM -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 · 版权所有
Lot 5, Seksyen 10, Jalan Bukit, 43000 Kajang, Selangor. 地图 谷歌地图
电邮: 此邮件地址受阻挡spam的自动程序保护,需要激活Javascript功能才能查阅。 电话 : 603-87362633 传真 : 603-8736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