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校教总及其人物 (1951-2005)
2008-09-25
 华校教总及其人物 作者:廖文辉
出版日期:2006年8月
页数:292页
ISBN:983-9272-39-X
定价:RM 25
 

内容简介:
本书主旨在透过考察教总的角色扮演、历史贡献、领航人物,为教总做一详细的历史记载。内容主要分成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为历史篇,考察重点主要侧重于教总这54年(1951-2005)来在教育、政治和文化方面的活动,希望透过这方面的研究来呈现教总在国家教育、华文教育、政治、文化和社会各领域所扮演的角色。第二部分为人物篇,主要论述多位对华文教育有着重要贡献的教总领袖,或与教总有密切关系的人物,包括林连玉、沈慕羽、严元章、陆庭谕、黄润岳、白纯瑜、黎博文、沙渊如和庄迪君等人。

作者简介:
廖文辉,祖籍福建安溪,1969年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1993年毕业于台湾国立大学历史系,2002年考取马来亚大学中文研究所硕士学位。曾先后服务于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以及母校尊孔独中,2003年开始任教于新纪元学院中文系至今。编有《沈慕羽资料汇编》系列丛书,并有约20篇学术论文发表于国内外期刊杂志。

文章试读:

第一章 绪论: 组织简介
第二节  教总的方向

1994年教总改选,新领导层产生,{18}有谓这是教总改朝换代的一年,{19}深一层思考,也非无的放矢。随着沈慕羽的引退,除陆庭谕仍任副主席外,早期筚路蓝褛的领导层,已功成身退,完成交棒任务。新人事新作风,自然与往常有别,而国内外主客观局势的转变,教总未来的方向及定位,成为新任掌舵人迫切要深思的问题。

本节将依据教总这54年来的奋斗历程,针对它成立时所揭橥的方向,进行细致及深入的分析,并进一步检讨组织的实际运作是否与其方向一致。

㈠教总成立的原因
早在1950年沈慕羽领导下的马六甲华校教师公会,即已致函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建议创组全马华校教师总会。信中曾笼统提出“苟欲求增强侨教之效率,提高教师之地位,非有从速召开各地代表大会,组织马华教师总会不可。”{20}建议一经提出,各方反应甚佳,但由于时机未臻成熟,建议未能付诸实行。

1951年初巴恩(Barnes)领导的巫文教育委员会向英殖民政府建议以“国民学校”取代“方言学校”,也就是以英、巫文教育消灭其他民族语文教育。这项建议惊动了整个华人社会,在这样的形势下,森美兰华校教师公会提出召开全马华校教师代表大会的主张。

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接到森美兰华校教师公会的请求后,决定征求公意。结果获得各地教师公会纷纷来函表示赞同,在多方的筹备下,终于于8月24日在吉隆坡召开全马华校教师会代表大会。当时全国17区教师会代表集会于福建会馆,除向钦差大臣提呈备忘录表示反对《巴恩报告书》外,更议决组织教师总会为华文教育界最高机构。即便在教总成立后仍重申其立场:“ 本会成立以后仍抱定反对《巴恩报告书》中建议消灭方言学校的初志,继续吁请贤明的当局采纳舆情,勿深闭自固。”{21}

显而易见,《巴恩报告书》的提出是教总的催生剂。在此之前,教总成立的原因不过是“增强侨教之效率,提高教师之地位”,意即弘扬侨教,并谋教师的福利。这些都是华教的切身问题,却非生死存亡的关头。但《巴恩报告书》的提出却使华教危在旦夕,有燃眉之急,如不及时抢救,就噬脐莫及了。

教总创立的原因由“增强侨教之效率,提高教师之地位”一转而为捍卫侨教于狂澜,这是个关键的转折,这是为何教总扮演的始终是个华教堡垒的教育机构,而不是为教师谋福利的职工会,也不是为弘扬文化而存在的文化团体的原因。

㈡教总的目标
1951年8月26日由沈慕羽草拟的《马来亚联合邦华校教师会总会章程(草案)》第一章总纲第二条文中如此列明“本会以联络马来亚联合邦内各地华校教师感情、共谋教师福利、研究并促进教育为宗旨”。{22}

1951年12月25日,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举行的教总成立大会上,第一任主席陈充恩在其演词中,开宗明义道出组织华校教师会总会的三大目标:
①我们要改进华校教育;
②我们要借这个伟大的组织来发扬中国固有文化;
③我们成立这个总会,是为要共谋教师同仁的福利。{23}

1952年2月3日,马来亚联合邦华校教师会总会发表成立宣言,其中特别强调“今后团结在总会旗帜下,有钢一般的意志,火一样的热情,以通力合作的精神,来完成下列几件当前的急务:
①发扬中华文化与维护种族的教育……;
②愿与政府合力共谋华校教育的改进……;
③保障教师地位与改善教师生活。”{24}

综上所言,教总成立的目标,不外如下三项:⒈促进华文教育;⒉弘扬文化;⒊谋教师福利。

⒈促进华文教育
检视54年来教总的活动,除第一项由始至终皆为历届领导层所秉持的努力目标外,其余两项仅是昙花一现,无暇顾及,出现了组织实际走向与章程脱节的名实不符现象。这种现象的产生有其错综复杂的历史因素,以下仅就第二、三项目标,进行条剖缕析,至于第一项将于上篇第二、三两章论述,此不赘述。

教总这数十年为华文教育的努力与奋斗,是尽人皆知,有目共睹的,从反对《巴恩报告书》开始,教总为了民族教育前仆后继,损兵折将亦在所不惜,为的就是不让华教权益遭受不合理的剥夺,只要一息尚存,绝不妥协。这真是陈充恩在教总成立大会所揭橥的第一个目标的具体表现,也是三大目标中,唯一付诸实行的一个,具体而明显。

⒉弘扬文化
弘扬文化虽定为教总的一个目标,但文化上的努力教总却交了白卷,国家或社会所认同的教总是个教育机构,不是文化机构。教总在文化上的力不从心,可能的解释有二。
⑴“救亡”的紧急性超越了“启蒙”的必须性。1950年代的侨教命运不绝如缕,救亡尚且不及,如何奢谈启蒙。土不肥、根不长,根不长、树不茂,华文教育如不能保存,哪来启蒙的空间与环境呢!但是,无可否认,早期领导层几乎全来自中国,率从旧学出身,念的书籍不离四书五经,即使土生土长如沈慕羽、陆庭谕,学的道理不外内圣外王,他们念兹在兹的就是中华文化,体现在办学教育上就是弘扬中华文化。当时的侨教与文化弘扬是一体的,办教育的目的即在弘扬文化,弘扬文化必得透过教育,两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因此在教总成立大会的讲词及教总宣言中,“弘扬文化”很自然成为教总目标之一,教总章程虽无明文列“弘扬文化”,但不言可喻已包括在“促进教育”的部分里。

⑵“语文教育”的迫切性超越“文化教育”的重要性。诚如第一项所言,早期办教育与传承固有文化相结合,随着局势的转变,1952年教育法令采用《巴恩报告书》的建议,企图消灭方言学校;不久,国家独立在即,争取华文有官方地位,成为刻不容缓的要求,这些都促使这一本质做适度的修正。

1954年林连玉先生率先提出争取华文为官方语文,翌年1月举行了著名的马六甲会谈,在语文方面达致某种程度的协议。同年12月,林连玉先生在教总大会提出三大原则,这三大原则分别为基于母语母文为教育媒介的原则、基于各民族教育同等待遇的原则、基于各民族教育均获正常发展机会的原则。{25}这可视为教总“救亡”原则的宣言。救亡完全取代了启蒙的功用,可于此为分界。但更重要的,母语母文教育的原则,首次在教总大会被提出,且列为三大原则的首项,这里透露了一个讯息,即林连玉先生已意识语文在官方的重要性。华文教育的发展受华文有无官方地位而左右。也是沈慕羽说的“华文教育是否有平等地位,关键在华文是否有官方地位”,从此开展了15年的语文运动,{26}也标志从“文化教育”过渡至“语文教育”。此后数十年的教育问题,始终在此问题打转,尤其是1967年宪法通过国文正式成为官方语文,华文为官方语文成为敏感课题,禁止谈论,华文的使用与教学受到严重打击,因此母语母文教育比文化教育更有切肤之痛,母语母文被消灭,华族文化又如何传承呢!

教总创始之初虽然将弘扬文化定为组织目标之一,但国内政治环境及教育政策局限了教总在这方面的努力,形成后来华文教育纯粹只为争取母语母文教育权利平等,与文化几乎无关系。再者,社会趋向功利,华文教科书的浅白化及本土化,都阻挠文化上的努力。

令人担忧的是,语文教育也出现衰退的迹象,前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主席陈宝武校长曾语重心长道出华小偏重国文教学后患无穷,致华文与国文的主要教学媒介语地位主次不分,步伐凌乱,可能会步新加坡后尘。{27} 独中虽强调华文教学,但许多独中毕业生甚至不能用华文通顺表达意见,糟糕的是,现今家长普遍存有华文只要能听能讲就足够的观念。这趋势若不阻止,将使语文教育也不可得。

⒊谋教师福利
在1930、40年代半岛地区华校教师的待遇是非常菲薄,自给尚可,养家则捉襟见肘,是时又无教师组织或职工团体为之争取。华校由董事创办,老师的待遇操诸董事手中,但董事待老师刻薄寡恩,却也有目共睹,老师的苦况投诉无门,有苦自知。当时身为尊孔教师的林连玉先生本着以教师的力量创造教师福利的信念,加上三件与教师待遇相关的惨事,刺激了他决定组织教师会为教师谋福利的念头。第一件事是尊孔中学教员染肺病去世,校董虽议决优恤原薪两个月,却注明“后不为例”。第二件事是尊孔董事驳回凡是连续5年在校服务的给予5元年功加俸的要求。第三件事是安顺教师,儿女众多,贫病交加,难以维生,投水自尽,并遗书子孙永不为教员。{28}

此外,由于出钱办学的董事多数不具教育理念,因此常与校长老师在办学理念上有所冲突,这也造成一般的教师对董事会不满,所以组成全国性的教师团体,来保护教师,争取福利。{29}

教总成立之初,亦有意组织一个为教师谋福利之职工组织。在1951年 8月25日,全马华校教师代表大会小组委员会组织马华教育界总机构问题的研究报告书中之㈡、㈢两项如此列明:

㈡所包括的份子问题  研究结果:为谋教师的福利及进行教育的研究只有教师本身团结起来。
㈢是怎样的性质问题  研究结果:职工会多有劳资对立的意味,华校的情形无此性质,似乎不需要,而且在各地教师会多数非职工团体,可认为未有基础,最先成立普通总会,将来依照情形的需要,再改为职工团体未迟。{30}

令人讶异的是,这份研究报告书针对教总往后本质的研究结果,赫然是“将来依照情形的需要,再改为职工团体未迟”。教总成立的本意及其终极目标,似有意朝一个为教师谋福利的职工组织发展,与现时为捍卫华教而存在的教总不啻天壤。但是若把这研究报告与上述事件等量齐观,却也事出有因,更何况沈慕羽献议创组教总其中一个本意就是谋教师福利,这些都可从教总章程、宣言及第1届主席演词窥其端倪。当然,教总始终未成为职工之教师组织,除救亡不绝如缕之外,1952年甲州职工会的兴起,以及后来组成的全国华校教师职工会及全马各族教师职工会的创组,职工会的蓬勃发展,教师本身有健全的职工会为之争取权益,也是原因之一。

当然,这份研究报告的内容,或多或少也透露出教师公会处于两难的困局。一方面是外在政府的压力,另一方面则是老师必须在内部团结以保障他们的福利不被无理的剥削,这也说明华校教师不受政府法律之保障。{31} 所以教总成立之始,既标榜为教师谋福利,确也曾在这方面略尽棉力,如1953年争取改善华校新薪制度及1959年教总在全国教师联合会上,针对国内及国外资格之老师的待遇提出改善的要求。1953年新薪制在连续三届之大会主席演词均被提及,可见其重要性,林连玉先生在演词如此说:“我们知道,政府当局施行新薪制,如果没有教总去力争,教师们的待遇就要遭受到减薪的痛苦,后来经教总努力交涉,始有今日的薪额。”{32}这应是教总早期发挥为教师谋福利的功能,但与捍卫华教所做的贡献及努力,相较之下却微不足道,教师福利也就无暇顾及,使教总始终不曾成为一职工性质的组织。

促进教育,弘扬文化及谋教师福利,虽被定为教总的方向,但做为一个反对《巴恩报告书》而崛起的组织,以及往后“救亡”与“语文教育”的迫切性,这种的客观因素促使教总成为一个捍卫华文教育的华教堡垒,至于在弘扬文化及谋教师福利方面,始终未曾发挥其功能。时代的推波助澜,促使教总与其原始目标及本质渐行渐远,殆无疑义。

最后有必要一提的是,教总1960年代出版的《教师杂志》及1980年代末期出版的《教育天地》,其内容上的改变也反映了教总以弘扬文化至促进教育的转折。1960年代的《教师杂志》,主编及编委会率多饱学之士,于国学有相当的根底,他们办杂志除了促进教育,也弘扬文化,在内容上采用相当大篇幅与文史哲相关的文章,{33}反观《教育天地》,其目的仅是为促进教育,内容编排上皆是与教育相关的课题、理论或文章,纯粹是为教师提供最新资讯及理论,进而达到自我进修,已脱下弘扬文化的色彩。{34}这也是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故在此附带一提。

目录:

郑良树序
自序

上篇(历史篇):组织的步伐

第一章  绪论:组织简介
第一节  概论
第二节  教总的方向
第三节  教总的发展

第二章   母语教育权益的捍卫与争取
第一节   与马华公会共同捍卫华文教育——三机构始末
第二节   据理抗争具有单元化倾向的报告书和教育法令
第三节   争取华文为官方语文运动

第三章   完整母语教育体系的维护与争取
第一节   维护华小
第二节   发展独中
第三节   申办华文大专院校

第四章   教总在政治、文化与社团领域的参与
第一节   在政治领域的参与
第二节   在文化与社团领域的参

第五章   教总与董总的关系
第一节   董总简介
第二节   董事会的职权
第三节   董教关系

第六章   董教总的地位
第一节   董教总的性质
第二节   董教总的贡献与展望

下篇(人物篇):前贤的脚印

第一章   华教英魂:林连玉
第二章   服务奋斗:沈慕羽 
第三章   教总诸葛:严元章(附白纯瑜)
第四章   坚忍不拔:陆庭谕
第五章   转航舵手:庄迪君 
第六章   临危受命:黎博文、黄润岳
第七章   济济多士:槟城华校教师会
第八章   巾帼须眉:沙渊如、林碧颜、钟敏章
第九章   余论:吴太山、蔡任平、丁品松、刘怀谷、王宓文、黄伟强、盛崇、宋哲湘、朱运兴
第十章   总论

参考书目
后记

最近更新 ( 2008-10-07 )